百奧賽圖提供了全面的體外細胞和生化分析服務。體外細胞測定實驗包括原代細胞測定和傳代細胞測定。原代細胞檢測包括激動劑介導的T細胞活化、混合淋巴細胞反應(MLR)、抗原回收、T細胞和NK細胞毒性、DC細胞活化、巨噬細胞吞噬、抗體依賴性細胞毒性(ADCC)、補體依賴性細胞毒性(CDC)和抗體結合實驗等。常用檢測方法有細胞因子釋放定量檢測基于流式細胞術(FACS)的細胞標記物檢測。傳代細胞檢測實驗包括細胞表面marker或靶標的表達,抗體等結合,細胞增殖和細胞死亡的多種統計,以及利用熒光和生物發光、光學進行的報告系統基因檢測。百奧賽圖也利用表面等離子體共振(SPR)進行生化結合測定和親和測定。

我們的服務

  • 藥物的細胞結合測定

  • 藥物與人源化小鼠脾細胞的結合測定 

  • 藥物阻斷試驗 

  • 體外刺激測試

  • 基于MLR的體外刺激測試

  • 體外細胞毒性試驗(ADCC,CDC)

  • 溶血/凝血試驗

細胞表面抗原結合試驗:測定MC38-hPD-L1細胞表面的hPD-L1


Cell-Surface-Antigen-Binding

MC38是一種小鼠結腸癌細胞系。MC38- hPD-L1是將MC38細胞進行改造,表達hPD-L1替代mPD-L1。通過流式細胞術利用抗鼠和抗人PD-L1抗體檢測PD-L1表達,分析結果表明,PD-L1只在MC38- hPD-L1中表達,而小鼠PD-L1只在野生型MC38中表達。



案例2:抗體依賴性細胞毒性(ADCC)測定

抗體依賴性細胞


特異性細胞毒性

圖1.抗人CTLA4抗體的ADCC

本實驗以人PBMCs作為效應細胞。以高濃度CFSE標記的Jurkat- hCTLA4細胞為靶細胞,以低濃度CFSE標記的Jurkat WT細胞為對照細胞。效應細胞、靶細胞和對照細胞在不同濃度的抗人CTLA-4抗體存在下孵育18h。

特異性細胞毒性=[1-(對照孔比率/實驗孔比率)] * 100%;比率=(CFSElow細胞數/ CFSEhigh細胞數)

案例3:補體依賴性細胞毒性(CDC)實驗

利妥昔單抗介導的CDC實驗。 在含有補體的培養基下,將Raji細胞與不同濃度的利妥昔單抗混合,并孵育2h。 釋放到培養基中的LDH作為檢測細胞毒性的指標。 利妥昔單抗對Raji細胞表現出較強的CDC活性。

細胞毒性%=(實驗孔LDH檢測值-自發釋放孔LDH檢測值)/(細胞最大LDH釋放)* 100%


案例4:T細胞活化試驗

T細胞活化試驗

將人PBMC(1×105)添加到含有SEB(10 ng / mL)和不同量Ipilimumab或同型對照抗體的96孔培養板中,孵育48h, 通過ELISA方法檢測IL-2的釋放。 結果表明,ipilimumab劑量依賴性地增強SEB刺激PBMC產生IL-2。



案例5:混合淋巴細胞反應(MLR)測定

混合淋巴細胞反應

將人T細胞和異體樹突細胞以5:1的比例于96孔圓底培養板中混合,加入不同濃度的nivolumab或同型對照抗體,孵育72小時后ELISA測定釋放IFN-γ含量。結果表明,nivolumab在混合淋巴細胞反應(MLR)中劑量依賴性地增強了IFN-γ的產生。


案例6:紅細胞沉降試驗

Sediment-Test.png

將2%的紅細胞(RBC)從0 ng/mL到10 ng/mL不等濃度的抗人CD47抗體孵育0.5h后檢測紅細胞沉降。沒有毒性或病理反應,紅細胞通常會沉降到底部。如圖所示,與毒性較低的抗CD47抗體(底部)相比,毒性較的抗CD47抗體(頂部)較低的濃度(紅色條形圖)阻止了紅細胞沉降。


Back to top
在磁器口摆摊赚钱吗